轩宇阅读网情感故事

在线听书微信公众号:xyyueduw

山村风流事

2015-08-14 来源:未知   作者:笑一笑
    丑汉遇艳
赣西北的一个山旮旯里,有个小村庄,叫做苦竹坳。村里有个李石匠,长得牛高马大,肥头大耳,一脸的滚刀肉,像个屠夫,脾气又暴烈,都三十四五了,媳妇还不知在东南西北哪只角。
这天,他扛着一把镢头上山,想挖几只竹笋,炒腊肉下酒。当他翻过一个山坳,穿过一片竹林,朝一处山窝窝里走去时,透过密密麻麻的竹叶,发现瀑布旁边,有一团白晃晃的东西,好像是一个人躺在那儿。他心里一惊,连忙奔了过去。
他跑到跟前一看,不由得惊呆了:只见一个俏模俏样的姑娘,枕着一头瀑布似的秀发,浑身一丝不挂地仰卧在草地上,两眼紧闭.好像是睡着了。她的身旁,还放着一张没画完的铅笔风景画。
李石匠活了三十多年,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躯体。霎时间,他的眼睛鼓得像田螺,心口“咚咚’’跳,嗓子眼发梗,梗得几乎透不过气来;他手脚乱颤,却怎么也挪不开步子…  他想:莫非是做梦?要不就是仙女下了凡?
但是,他马上就发现不对头,姑娘的衣裤七零八落地扔在四周,额角上青了一大块,下身的草地上,还流了一摊血。顿时,他吓出了一身冷汗:哪里是做梦?更不是什么仙女下凡,分明是遇上了奸杀案!天晓得这姑娘是死还是活?如果死了,得保护好
现场'赶快去报案;倘若没咽气,则救人最要紧。
李石匠走近前,用手在姑娘鼻孔上一试,好像没了气,再摸摸她的心口,心脏却还在¨扑扑”跳。他当机立断,随手扯过两件衣裳,胡乱地给她遮了羞,然后抱起姑娘,撒开双腿,飞步流星地朝山下奔去。
李石匠十分热情地将春宁娘请进屋,又是让座,又是敬茶,忙得手慌脚乱。他虽然只比春宁娘小七八岁,却一口一个“伯母”叫得不得了的亲热,那股殷勤劲让不明内情的人见了,还以为是春宁救了他,而不是他救了春宁。
春宁娘将那只老母鸡恭恭敬敬地递给李石匠,李石匠用手一挡,笑嘻嘻地说:“伯母,这老母鸡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收的,留着您自己滋补身子吧。往后说不准我给您添麻烦的日子多着呢!”
春宁娘见他高低不肯收,心里很过意不去,便十分诚恳地说:“您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,有什么用得着我们的地方,尽管开口就是,只要能做到……”
“能做到,能做到,”李石匠就等这句话,“伯母,不知春宁姑娘有对象了么?”
春宁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“这些年提亲的人门槛都踩得断,可春宁总是说她爹死得早,弟妹们又小,想多在我身边帮几年,没想到……唉一  ”说到这,她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撩起衣襟,一个劲地擦眼睛。
这会儿,李石匠那张滚刀肉的脸,忽然泛起了猪肝色,变声变调地说:“伯母,您别难过。我有句话在心里憋好几天了。”说着他使劲咽了一口口水,说,“您看我这出门一把锁、进门一把火的日子多难挨呀,要是您老不嫌弃,就认我一个女婿吧!反正
嘛,春宁姑娘身上那些我不该看的地方,那天我都......”说到这,他咧开大嘴,只是“嘿嘿”地傻笑。
春宁娘不由打了个愣怔,说:“承蒙您看得起,不过婚姻大事要女儿自己作主,光我做娘的答应也没用,待我回家跟她商量商量,日后再回您的话吧。”
李石匠嘴里说着“行行行”,头点得像鸡啄米,然后像送丈母娘一样,一步一弓腰,一直将春宁娘送出了村口。
其实,刚才春宁娘说那话,不过是个缓兵之计。她想:尽管我女儿被坏人糟蹋了,可也轮不到你这个屠夫样的人来娶她呀。她在回村途中就暗暗打定主意,赶快到那些曾来求过亲的人里挑一个青皮后生,尽早让女儿嫁出去。
但她万万没料到,当她托人去提亲时,以前那些围着女儿打磨磨的小伙子,如今一个个像篓子里的泥鳅,溜的溜、缩的缩,谁也不沾边了。上门来提亲的有倒是有几家,可不是驼子就是瘸子。要不就是离了婚或死了老婆的鳏夫。挑来拣去,李石匠倒是条件最好的一个了。春宁娘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暗自庆幸那天没有一口回绝李石匠,要不然女儿的终身大事就更麻烦了......看来只有嫁给他了。
可是春宁哪会同意这门亲事呢?她痛不欲生,几次想一死了之.可又不忍心抛下亲娘和弟妹们。生性懦弱的她架不住母亲那泪水涟涟的哀求,终于把心一横:反正这辈子没好光景了,认命,一嫁百了吧!
元旦这一天,新娘子进了村,把迎亲队伍都搞乱了阵脚,敲锣的掉了锤子.点鞭炮的烧伤了手指:为啥?大伙儿的眼珠子都好像让新娘子给勾住了。春宁委实长得俊俏:苗苗条条的身段儿'高高隆起的胸脯儿,乌溜溜的长辫儿,深幽幽的大眼儿,鲜嫩得像滴水的鹅蛋脸儿,腮边上两只甜甜的酒窝儿,简直要把画片上的电影女明星都给比下来。好多人暗暗替春宁惋惜:要不是失了身,无论倒轮顺轮,也轮不到李石匠跟她拜堂成亲呀!
老光棍娶上了新媳妇,那个乐哈劲就别提了。白天不说,光是半夜里,李石匠都常常爬起来拉亮电灯,贪婪地盯着身旁躺着的这个天仙般的美人儿,一个劲地傻笑。有些人虽然当面恭维他福气好,却又不成不淡地说上一句:“你媳妇漂亮是漂亮,可惜
是个‘处理品'。”他听了一点也不恼,反而乐哈哈地说:“‘处理品'有啥不好?能用就行呗!你没见商店里那些处理品,俏得经过医生的紧急抢救,姑娘终于脱了险。姑娘名叫陈春宁,家住山那边的陈家村,高中毕业以后没考上大学,回乡务农已经好几年了。这姑娘平时言语不多,很文静,却有一个特别的嗜好,闲来无事时,喜欢独自钻到幽静的山林里去溜达,随身还带着画本和铅笔,见着什么好花好鸟好景致,便着意把它描下来,虽然比不上店里挂着卖的那些画儿,看上去倒也活灵活现。这天她特意到山背画这道瀑布,没想到被三个流窜的歹徒盯上了,他们暗中尾随在她身后,趁她聚精会神描画的当儿,猛地扑上去将她击昏在地,惨无人道地轮奸了她…
几天后,一个身上拾掇得清清爽爽的中年妇女来到苦竹坳,她是春宁姑娘的母亲。春宁出事后,连大门都不愿出,她母亲只得自己提了一只老母鸡,代女儿向李石匠谢恩来了很,不找路子还买不到哩!”
可是有一天,李石匠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.....
    流言四起
李石匠不是三岁小孩,为啥一下变了脸呢?
原来,他成亲不到一个月,村里就冒出了不少闲言碎语,说有人看见春宁趁他出门打石的机会,躲在后山上的树林里跟别的男人幽会。起初李石匠还不太相信,以为是别人闲得无聊,故意拿他开心,后来风言风语越来越多,说得有鼻有眼的,他这才回过头来。一想,发现是有点不对劲:春宁嫁给自己以来,虽然家务事做得井井有条,可她那嘴角上的两只小酒窝像是摆样的,从未给自己盛过一丝笑意。特别是当自己搂着她过夫妻生活时,尽管她顺顺从从,眼窝里却总是盈满了泪水,那可怜巴巴的样子,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羊羔。要是心里没装别的男人,哪会是这个样子呢?不过李石匠毕竟没抓着凭证,又不便发作,只好窝着一肚子闷气。将心比心,他脸上还笑得起来么?
却说村西头有个胡篾匠,同李石匠是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。一天晚上,李石匠心里实在憋得难受,想吐吐心头的闷气,便向他家里走去。
胡篾匠与李石匠虽是同年同庚,长相却截然相反,清清瘦瘦,一副精精干干的样子。他见老朋友来了,像往常一样,叫老婆临时炒了几个菜,从橱子里拿出一瓶“浮云特曲”与李石匠对桌而饮。李石匠一声不吭,只是提起那瓶烧酒,一杯又一杯地往嘴里倒。
胡篾匠见他像只闷葫芦,不由得担心地问:“老兄,你好像有啥心事?”
李石匠“咕噜”一声,又灌了一杯:“你听见啥闲话吗?”
胡蔑匠支支吾吾:“没、没听说啥呀。”
李石匠的巴掌在桌上猛地一拍,说:“你他妈的真不够味!别人还说你我是割头换颈的朋友,连这样的事情都瞒着我,什么鸡巴朋友,屁!”
胡篾匠被他骂得十分尴尬,连忙交心交肺地说;“唉,老兄,别发火唦,我又不是聋子,哪里会听不到?我是怕老兄听了心里难受。”这时候,他才不得不告诉李石匠:那些闲话并非谣传,他有一次去后山砍竹破篾,就曾亲眼看见春宁跟一个陌生男人躲在树林里,搂在一块亲嘴…
李石匠听到这里,哪里还坐得住,“嚯”地一下站起来,把筷子兰桌上一摔,扭头便走。
胡蔑匠追到门外连喊几声,李石匠连头也不回,胡篾匠只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返回了屋里。
李石匠火气冲天地跑回家,掀开被窝,一把将春宁揪了起来:从梦中惊醒的春宁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满面惊慌地望着李石匠。
李石匠刀眉倒竖,怒目圆睁,高声吼道:“好哇,你个忘恩负义的‘处理品',竟敢偷人养汉!我不在家时,你到山上跟别人干了些什么?说!”
春宁的脸“唰”地一下变得惨白,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,全身一个劲地打颤,嘴角抽搐了半天,才迸出三个字:“你瞎说……”
   “啪”只听得一声脆响,春宁被李石匠一个耳光从床上扇到了地上。她挣扎着爬起来,觉得嘴里涌起了一股黏糊糊的东西,用手一摸,满巴掌都是血。
她“呜”地一声哭起来,双手捂住脸,发疯似的从屋里冲了出去。
李石匠一愣:莫非她去寻短见?不可能,当初她被流氓“开了苞”都没舍得死,现在更不会。准是到娘家去告状。一个寡
妇,怕个尿.!我一肚子火气正愁没处出呢。到头来她还得自己扯
篷自己落,服服帖帖回家来。想到这,李石匠把大门一拴,爬上
床倒头便睡,一会儿就鼾声如雷了。
弱女夜告
李石匠没猜错,春宁正是到娘家去告状。
她借着星光在羊肠小道上狂跑,路旁的树枝不时地抽打着她,她一点也不觉得痛;茅草中的藜蒺不时地划破她的衣裤,她一点也没察觉,只是一个劲地往前奔。
当她磕磕绊绊地跑到娘家时,屋里黑漆漆的,母亲和弟妹们都已睡下了。母亲听见敲门声,爬起来拉亮电灯,开门一看,只见女儿衣衫零乱,披头散发,脸上血迹斑斑。母亲一时吓慌了”结结巴巴地问:“宁子,出、出啥事了?”
春宁一头栽进母亲怀中,“哇’’地一下放声大哭起来,哭得身子一下一下地抽动。
春宁娘连哄带劝,好容易才使女儿止住哭,听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自己也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她连忙打来一盆
热水,亲手帮春宁擦干脸上的血迹。当下决定,如果李石匠不上
门赔礼道歉,就让女儿长期在家里住下来,再也不回去了。
春宁洗好手脚,脱下脏衣服,钻进被窝,这才觉得又累又乏,
眼皮直打架,一会儿就睡着了c
不知过了多久,朦胧中她觉得好像有人在摇自己,睁开眼睛
一看,是母亲。原来母亲一直端坐在床前。
她奇怪地问:“娘,你怎么还没睡?”
“宁子,妈有句话……不知该不该说?”
“娘,瞧你,在我面前有啥话不能说呀?”
“不知你、你自己有没有啥地方不、不检点”
“怎么.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相信?”
“不.....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春宁娘连忙申辩。她从橱里取出一套干净衣服,递给女儿:“你穿起来。”“干吗?”“妈送你回去。”什么?”春宁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难道我们怕他不成?”“不是怕他。”春宁娘叹了一口气,“要是你今晚不回去,李石匠那张比茅坑板还龌龊的嘴巴,啥话会说不出?如果在村里传开来,往看你怎么做人......”
不等母亲说完,春宁从被窝里猛地坐起来:“身正不怕影子斜.让他去说好了!”
母亲固执地摇摇头:“可你跟别人不一样,做姑娘时就失了身子……”
春宁颓然地瘫倒在床上,眼泪像泉水一样涌出来,悲声喊道:-难道那是我的过错?”
春宁娘也满脸泪汪汪,八串珠子散了线:“那不是你的过错,可是你年轻,还不懂一  ·宁子,娘求求你,看在救命恩人的份上,让让他,还是回去吧,只怪我们母女俩命苦……”
春宁听了这些话,再也不说什么,只是默默地穿好衣服,下了床,拔腿就往门外走。春宁娘打着手电筒追出来:“等等,娘送你回去。”
春宁惨然一笑:“我就不相信,天底下这么大,会没个说理的地方。娘,你别操心了,我到乡政府找妇女主任去!”说完,她一把夺过母亲手中的手电筒,一扭身就钻进了夜幕之中。
春宁敲开妇联余主任的门时,已经半夜过后了。余主任年纪四十挨边,是个麻利泼辣的妇女干部,她听春宁把情况一谈,十分同情她的遭遇。她抬腕看看表,一把拉起春宁的手,齐刷刷的短发往脑后一甩:“反正下半夜了,也睡不安稳,走,找他算账去!”
李石匠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,开门一看,见是满面怒容的余主任陪着春宁回来,心里不免有些发怵,连忙赔着笑脸把她俩迎进屋内。
余主任一进门就放起了连珠炮:“好你个李石匠,还有点人味么?打起老婆来就像打石头一样。你看看,人家细皮嫩肉的,被你糟蹋成啥样了?俗话说,捉贼捉赃,捉奸捉双,你说春宁有外遇,有啥根据嘛?”
李石匠吭吭哧哧地说:“村里人都这么说......”
“屁!”余主任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,“你就相信那些爱嚼舌根的人?告诉我,是谁这么说,我找他去。”
李石匠本想把胡篾匠给端出来,但他是个讲义气的人,觉得不能出卖老朋友,所以那些话在舌头上拐个弯又咽了回去。再说,他觉得妇女主任的心总是向着妇女,即使说出来她也未必会相信。清官难断家务事,跟这些干部还是少纠缠为好。于是,他就勾着脑袋不吭气。
余主任见他一声不吭,以为他认了错,口气便软和了许多:“你呀,娶了这么个俊俏的媳妇还不知足,要是换了别人,疼都疼不够哩,哪还舍得打呀?往后可不能这样啦!”
李石匠巴不得她即刻就走,只是鸡啄米似的点头。余主任见调解成功,说要到村里一个熟人家去打个盹,便向他俩告辞。走到门口又返回来,亲切地拍拍春宁的肩膀,说:“你丈夫打人是不对的,不过你也得看到他的优点,他敢于冲破世俗观念的偏见和你结婚,也是不错的。你自己往后同别的男人接触时也要尽量注意影响,免得别人说闲话,你说对啵?”
春宁没想到余主任会各打五十大板,心里不知是啥滋味,鼻头一酸,眼泪又涌了出来。
李石匠点头哈腰地将余主任送出门后,重重地将门一关,“呼”地一下转过身子,露出满脸凶气,一步一步朝春宁逼了过来......
虚幻情人
李石匠一直将春宁逼到墙角,把她掀翻在地,用脚踩住她的胸口,厉声问道:“往后你还告状吗?”春宁紧紧咬住嘴唇不说话。
你还敢犟?”李石匠抵住春宁胸口的那只大脚往下一踩,春宁只觉得一阵窒息,五脏六腑像要裂开一般。她知道,只要李石匠再一点力,她的胸肋骨就会断裂,这个世界也许就没她的份了......她艰难地吸了一口气:“你松松,我再也不告了……”
李石匠冷笑几声,伸出蒲扇似的大手,一把揪住春宁的头发。将她悬空拎了起来;“说,你在后山上到底跟谁亲嘴啦?”春宁只觉得整块头皮被掀开了,悲怆地喊道:“我没有......”
李石匠猛地飞起一脚,狠狠地朝春宁的下身踢去。春宁“扑通”一声跌倒在地,痛得整个身子痉挛成一团,脸上霎时变成了死灰色,半天才缓过一口气来。
李石匠又将她一把拎起:“你今天要是不说出来,我就把你往死里踢。”说着,他抬起脚又对准了春宁的下身。
春宁一把抱住李石匠的腿,泪水从眼角滚了下来:“留我一条命,我说……”
春宁说,有一天李石匠出门打石去了,她把该做的家务事都做好,觉得日子实在难以打发,想出去散散心,就锁好房门,信步朝村后走去。她爬上一座小山岗,在一块大青石上坐了下来,习惯地把手伸进上衣口袋,便触着了一件硬邦邦的东西,摸出来一看,是半截没用完的铅笔。春宁望着这半截铅笔,犹如望见了自己被埋葬的青春。她不忍心再看,顺手将铅笔往远处一扔。谁料一个过路人刚好从大青石后面冒出来,“扑”地一声,铅笔头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过路人的脑门上。春宁一下红了脸,连忙垂下眼睑向那人道歉。那人说了一句:“没关系。”声音虽然不高,却
  • 上一篇: 阿楞计报情仇
  • 下一篇: 和平竞争
  • 更多精彩>>返回列表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